The Transparent Translator: Cindy Carter on “Dream of Ding Village”

Here’s my interview with Cindy Carter, Chinese-to-English translator of Dream of Ding Village: Bruce Humes: You studied Japanese and lived in Japan for several years before moving to Beijing. Has your knowledge of Japanese, the people and/or the language been useful to you in mastering Chinese? What made you willing to leave Japan to pursue … Continue reading The Transparent Translator: Cindy Carter on “Dream of Ding Village”

New Software for Yi, Zhuang, Tibetan, Uygur, Kazakh and Kyrgyz Applications

Xinhuanet reports (Minority Language Translation Software) that the China Ethnic Languages Translation Bureau has announced the development of several software programs for non-Han languages in China:  These programs include electronic dictionaries for the characters of the Yi and Zhuang ethnic groups [彝文电子词典及辅助翻译软件 and 壮文电子词典及辅助翻译软件], a proofreading tool for the Zhuang ethnic language [壮文校对软件], and transcoding applications … Continue reading New Software for Yi, Zhuang, Tibetan, Uygur, Kazakh and Kyrgyz Applications

Scholar Critiques Media Coverage of Newly Published Miao Classic “King Yalu”

China media’s recent high-profile reportage of the launch of volume one of the first-ever bilingual version of King Yalu (亚鲁王), a Miao historical epic passed down orally, has been labelled “unscientific” (媒体对 《亚鲁王》报道不科学) by an academic whose views carry weight. Traditionally sung over several days at a funeral, King Yalu is the story of war, defeat … Continue reading Scholar Critiques Media Coverage of Newly Published Miao Classic “King Yalu”

Throat Singing: UNESCO Deems Mongolian Art Form to be Made-in-China

In A Showdown over Traditional Throat Singing, the Washington Post reports: ULAANBAATAR, Mongolia — For nearly two decades, Odsuren Baatar [pictured], a master of Mongolian throat singing, has been visiting China to teach his craft — making the human voice soar, quiver and drone, its pitches in eerie unison like a bagpipe.When he first started … Continue reading Throat Singing: UNESCO Deems Mongolian Art Form to be Made-in-China

书评:范稳的《碧色寨》

《碧色寨》 书 评 (赵敏:annie.zhao2010@gmail.com) 小小的碧色寨随着火车和洋老咪(洋人)的到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宁静的生活被打扰、彝人的神灵被激怒,洋人们用火车带来了西方的工业文明、洋火、洋皂、洋布,同时送走了一车有一车的矿产。 刚来昆明时,听范先生介绍滇越铁路感觉在听天方夜谭。读完小说后才知道一直记忆深刻的剪子形状的那座桥叫“戈登桥”,是滇越铁路的一部分。我曾多次感叹:为什么在昆明、大理到处可以见到法国人?云南的咖啡文化如此盛行,昆明、丽江、大理、西双版纳走到哪都能喝到 cappuccino、espresso、cafe latte , 还有正宗的西式点心。法国人真把这当家了,喝杯咖啡、学学中文、泡个吧、交交女朋友,不亦乐乎。 从希腊的克里特岛乘坐“澳大利亚人”号来到碧色寨淘金的大卡洛斯和弟弟小卡洛斯,在碧色寨做了工地主任、哥胪士洋行的主人、各自面对了一段不幸的爱情。印证了:在西方做流浪汉的白人,在碧色寨这样的地方却做上了老爷。 我不知道碧色寨曾经怎样辉煌过,到今天还会不会还有燃烧过的残渣。搜到了一片叫《碧色寨之恋》的小说。简介是这样的:小说讲述了一个十七岁法国少女丽莎和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国男人周亦然之间的爱情故事。我倒是对所谓“中国男人第一次获得了全部的主动权”不感兴趣。让我好奇的是:在白人作为上等人的时期,一个法人少女是怎么喜欢上一个中国男性。而这个设定和比杜拉斯的《情人》何其相似。 毕摩独鲁是彝人的巫师。在小说中能招来百兽对洋人带来的火车进行攻击。始终坚持不用洋人的自来水、不坐洋人的火车、不接受洋人用现代文明“迷惑”彝人的伎俩。毕摩独鲁最后被国民政府定罪为“汉奸”。 现在土司是不存在了,不知道彝族人还有没有他们自己的巫师。我公司的牛肝菌加工厂离彝人古镇车程不到一刻钟。那里夜夜灯火辉煌,每晚都过火把节。当然,这是商业表演。穿着虎纹的彝族年轻男人和衣着亮丽的女人围着广场表演传统节目。马车载上“今晚的第一把火”,现场拍卖给观众。有个广东绍兴的中年男人出到 1000,爬上马车开始了点火仪式。接着大家开始拉成圈跟着广播里的音乐跳舞。里边有位穿着黑衣、带着牛角配饰的老者,我认为是他们的巫师。 普田虎土司因为让给法国铁路公司1米地,使得一条足足能穿过整个碧色寨的火车铁轨打搅了彝人的平静生活。这个土司晚上变成老虎和他的四个姨太们睡觉。 小说给我的启发:在云南的南方有个碧色寨的小镇。这里曾经有过凄惨的北方工人修路经历,有过短暂的辉煌,有过一条连接越南海防到昆明的铁路线,它叫滇越铁路 – 由当时的法兰西帝国持有 – 被日本人的飞机轰炸 – 后来由国民政府占为己有。

《蒙古往事》及其汉化的蒙古语

我正在读冉平写的《蒙古往事》,也发现了经常出现蒙古人的一些有意思的说法。至少,作者在故事里告诉读者这些说法是来自蒙古语。 我在琢磨:作者会蒙古语吗?“拼法” 标准吗?科学吗?哪些是音译?如果蒙古语为母语的人看到了,认得出来吗? 无论如何,这些说法增加了《蒙古往事》的色彩和可读性,也值得去欣赏和研究。在这里先做点笔记,然后慢慢地加上一些想法和链接。下面的页数以新星出版社的 2010 版为参考。 长生天 (5) 蒙古人将腾格里称为 “Mongke Tengri”,意为 “长生天”,作为最高信仰 。(维基百科) 巴特(6)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巴特,也称把阿秃,即蒙古语中勇士、英雄之意”。其实,好像 “巴特尔” 更正确,因为网上许多地方指 bataar 为蒙古语 “英雄” 之意。“乌兰巴托” (Ulan Bator)的意思是 “红色的英雄”。 苏鲁锭(7) 苏鲁锭的蒙语意思是“长矛”,也就是战旗。安答(20)《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安答,即结拜的盟兄弟,生死之交”。帖卜腾格里(24)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蒙古语:通天的人”。维基百科:腾格里(Tengri),是古代阿尔泰语系一些游牧民族对于天的称呼,是萨满教腾格里信仰的中心神灵。在中国古代典籍中,“腾格里” 一此最早出于匈奴,协作 “撑犁”,其君主单于的全称即 “撑犁孤涂单于”,意为 “天子般伟大”。其后,鲜卑、柔然、突厥以至蒙古等草原民族均继承了腾格里信仰。与突厥同族的敕勒发展出了 “苍天” (Koke Tengri)的概念,而蒙古人将腾格里成为 “Mongke Tengri”,以为 长生天,作为最高信仰。在之后,由于受到佛教、印度教等影响,腾格里被加上了各种称呼,分裂成为众多神灵, 17 世纪后甚至出现了 “九十腾格里” 的说法。今日土耳其语中,“神” 一词为腾格里转化而来的 “Tann”,其穆斯林信众不但以此词称呼基督教的上帝,甚至还在非正式的场合代替来自阿拉伯语的安拉之名。在欧洲可萨人与保加尔人,阿瓦尔人也曾信仰腾格里。 薛禅(48) 《蒙古往事》内文:“薛禅的意思在古代蒙古语里代表贤哲,就是有见识、有学问的人”。 虎不斯(59)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虎不斯,蒙古古代的琴”。 纳可(59)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纳可,伙伴、随从的意思”。 固姑冠(60) 《老年世界》:“也叫固姑帽,起源于蒙古草原,随着蒙古人入主中原而流传到内地。它是蒙古妇女的著名头饰。。。13 世纪访问蒙古草原的柏朗嘉宾和鲁布鲁克等人所写游记,也都谈到固姑冠的美丽及其造型与风格特色。《鲁布鲁克东行记》说:波克头饰,用树皮制成,它大如两手合掐,高有一腕尺多,阔如柱头。并把它用贵重的丝绢包起来,里面是空的。在柱头顶,即在顶面,插上也有一腕尺多长的一簇羽茎或细枝”。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固姑冠,象征身份、地位的头饰”。 海青(77) 内文:“他们[铁木真等]把鹰叫做海青”。 … Continue reading 《蒙古往事》及其汉化的蒙古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