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及其汉化的蒙古语

我正在读冉平写的《蒙古往事》,也发现了经常出现蒙古人的一些有意思的说法。至少,作者在故事里告诉读者这些说法是来自蒙古语。 我在琢磨:作者会蒙古语吗?“拼法” 标准吗?科学吗?哪些是音译?如果蒙古语为母语的人看到了,认得出来吗? 无论如何,这些说法增加了《蒙古往事》的色彩和可读性,也值得去欣赏和研究。在这里先做点笔记,然后慢慢地加上一些想法和链接。下面的页数以新星出版社的 2010 版为参考。 长生天 (5) 蒙古人将腾格里称为 “Mongke Tengri”,意为 “长生天”,作为最高信仰 。(维基百科) 巴特(6)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巴特,也称把阿秃,即蒙古语中勇士、英雄之意”。其实,好像 “巴特尔” 更正确,因为网上许多地方指 bataar 为蒙古语 “英雄” 之意。“乌兰巴托” (Ulan Bator)的意思是 “红色的英雄”。 苏鲁锭(7) 苏鲁锭的蒙语意思是“长矛”,也就是战旗。安答(20)《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安答,即结拜的盟兄弟,生死之交”。帖卜腾格里(24)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蒙古语:通天的人”。维基百科:腾格里(Tengri),是古代阿尔泰语系一些游牧民族对于天的称呼,是萨满教腾格里信仰的中心神灵。在中国古代典籍中,“腾格里” 一此最早出于匈奴,协作 “撑犁”,其君主单于的全称即 “撑犁孤涂单于”,意为 “天子般伟大”。其后,鲜卑、柔然、突厥以至蒙古等草原民族均继承了腾格里信仰。与突厥同族的敕勒发展出了 “苍天” (Koke Tengri)的概念,而蒙古人将腾格里成为 “Mongke Tengri”,以为 长生天,作为最高信仰。在之后,由于受到佛教、印度教等影响,腾格里被加上了各种称呼,分裂成为众多神灵, 17 世纪后甚至出现了 “九十腾格里” 的说法。今日土耳其语中,“神” 一词为腾格里转化而来的 “Tann”,其穆斯林信众不但以此词称呼基督教的上帝,甚至还在非正式的场合代替来自阿拉伯语的安拉之名。在欧洲可萨人与保加尔人,阿瓦尔人也曾信仰腾格里。 薛禅(48) 《蒙古往事》内文:“薛禅的意思在古代蒙古语里代表贤哲,就是有见识、有学问的人”。 虎不斯(59)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虎不斯,蒙古古代的琴”。 纳可(59)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纳可,伙伴、随从的意思”。 固姑冠(60) 《老年世界》:“也叫固姑帽,起源于蒙古草原,随着蒙古人入主中原而流传到内地。它是蒙古妇女的著名头饰。。。13 世纪访问蒙古草原的柏朗嘉宾和鲁布鲁克等人所写游记,也都谈到固姑冠的美丽及其造型与风格特色。《鲁布鲁克东行记》说:波克头饰,用树皮制成,它大如两手合掐,高有一腕尺多,阔如柱头。并把它用贵重的丝绢包起来,里面是空的。在柱头顶,即在顶面,插上也有一腕尺多长的一簇羽茎或细枝”。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固姑冠,象征身份、地位的头饰”。 海青(77) 内文:“他们[铁木真等]把鹰叫做海青”。 … Continue reading 《蒙古往事》及其汉化的蒙古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