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语/英语字典:走马观花

去年来土耳其刚好一个月的时候,究竟买到了一本用得上的土耳其语到英语的字典: Fono Yayınları 出的 Türkçe-土耳其字典的阅读Ingilizce Büyük Sözlük。不容易啦--因为此类参考书主要是为了帮助土耳其人学习英语的,所以其重点不是我们英语为母语者感兴趣的那些。

非常高兴能翻一翻这本,因为作为初学土耳其语的我,现在的眼光是不会再有。许多土耳其语的说法看起来很新鲜、好玩,不马上做个纪录将会忘记的。

几年前,我也买了商务印书馆新出的《土耳其语-汉语辞典》,也写了个简短的述评。等我找到了,再上载。

大学时代读了日本平安时代清少納言写的《枕草子》,特喜欢她对朝廷里日常现象风趣的描写和 “分类”。为了方便阅读,下面我也把我新近 “逛字典” 时的一些零碎印象同样分类:

缺席的词语

  • 几乎没有成语、没有奥斯曼帝国时代的说法,也很少提到跟伊斯兰教有关的东西。纯碎是现代语,感觉直接从英文翻译的词语非常多。很明显,这本字典的编辑继承了国父 Atatürk “现代化” 的精神。关于土耳其在 1923 年建共和国后的语言改革(主要是除掉来自阿拉伯语和波斯语的词汇),可以参考《The Turkish Language Reform: A Catastrophic Success》
  • 不过,Allah Allah! 这条还是有。街上一天能听到很多次,等于 “天啊!”或者西班牙语的 madre mía!。实际发音更像 Alla Hallah!, “H” 送气的音很重,听起来挺逗的。感觉虽然提的是真主,但一般不算严肃。
  • 关于伊斯兰教前突厥民族独特的信仰,萨满教,只有两条:şaman(即 shaman)和 şamanlık(Shamanism)。想不到这么古老的、神圣的传统在 21 世纪的土耳其语没有其他有关的、值得列在字典里的说法。

 

自然语言

  • Babaanne: “father’s mother” (奶奶)。此称呼一点都不复杂!但当我问老师, “mother’s father”(外公)是否 annebaba,她莫名其妙。她先听不懂,后来强调,绝对不能用这逻辑!我的猜测:在这个男权社会里,男性做 “主”,称呼上也不能意味着是女人的附属。

 

混合物

  • Babalık testi: “paternity test” (亲子鉴定)。Babalık 确实是土耳其语,但看到 test 明明是来自英文,让我想起来中文有时也把一些不太好的现象,例如几年前的 SARS (非典),偏偏要用英文表达,好像跟自己社会无关。。。

 

法兰西朋友

  • 历史上,土耳其语先深受阿拉伯语和波斯语的影响,后来从 19 世纪开始大量容纳法文的词汇。字典里也许很多,我注意到的有 balayöz (法:balayeuse, 英:street sweeper), rozbif (rosbif 即 roast beef ), rötar (retard,  即 delay), 以及 röportaj (即 reportage)。得知土耳其语里许多法文,我已经很开心(因为我也会),但其拼法恰如其分,能让土耳其人的发音很接近原汁原味的法文,免得英语系的人动不动就糟蹋法语的遗憾现象。

 

微妙的联想

  • Aşık的定义又是  lover (情人),又是 wandering minstrel (吟游诗人)。。。bakıcı又是护士,又是 fortune teller。。。beylik 的意思是 belonging to the state,但 beylik laf (即官方的词)是 cliché (陈腔滥调)的意思。没错!

 

重复

  • 重复的好记住:Büyüklü küçüklü (young and old)以及 okumaz yazmaz (illiterate)

 

象声

  • 每种外语都有它的象声词,有的很动听也特象。在土耳其语,D 和 Z 开头的音节特别能表达一些莫名的东西:Dangıl dungul: boorishly, awkwardly;dan dun: Bang! Bang!;dedikodu: gossip, rumor (八卦); dırdırci: grumbler, grouch;zevkli: pleasant, amusing ;zıpır: cracked, loony, wild 。

 

Speak Your Mi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