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及其汉化的蒙古语

我正在读冉平写的《蒙古往事》,也发现了经常出现蒙古人的一些有意思的说法。至少,作者在故事里告诉读者这些说法是来自蒙古语。

我在琢磨:作者会蒙古语吗?“拼法” 标准吗?科学吗?哪些是音译?如果蒙古语为母语的人看到了,认得出来吗?

无论如何,这些说法增加了《蒙古往事》的色彩和可读性,也值得去欣赏和研究。在这里先做点笔记,然后慢慢地加上一些想法和链接。下面的页数以新星出版社的 2010 版为参考。

长生天 (5)

蒙古人将腾格里称为 “Mongke Tengri”,意为 “长生天”,作为最高信仰 。(维基百科)

巴特(6)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巴特,也称把阿秃,即蒙古语中勇士、英雄之意”。其实,好像 “巴特尔” 更正确,因为网上许多地方指 bataar 为蒙古语 “英雄” 之意。“乌兰巴托” (Ulan Bator)的意思是 “红色的英雄”。

苏鲁锭(7)

苏鲁锭的蒙语意思是“长矛”,也就是战旗。安答(20)《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安答,即结拜的盟兄弟,生死之交”。帖卜腾格里(24)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蒙古语:通天的人”。维基百科:腾格里(Tengri),是古代阿尔泰语系一些游牧民族对于天的称呼,是萨满教腾格里信仰的中心神灵。在中国古代典籍中,“腾格里” 一此最早出于匈奴,协作 “撑犁”,其君主单于的全称即 “撑犁孤涂单于”,意为 “天子般伟大”。其后,鲜卑、柔然、突厥以至蒙古等草原民族均继承了腾格里信仰。与突厥同族的敕勒发展出了 “苍天” (Koke Tengri)的概念,而蒙古人将腾格里成为 “Mongke Tengri”,以为 长生天,作为最高信仰。在之后,由于受到佛教、印度教等影响,腾格里被加上了各种称呼,分裂成为众多神灵, 17 世纪后甚至出现了 “九十腾格里” 的说法。今日土耳其语中,“神” 一词为腾格里转化而来的 “Tann”,其穆斯林信众不但以此词称呼基督教的上帝,甚至还在非正式的场合代替来自阿拉伯语的安拉之名。在欧洲可萨人与保加尔人,阿瓦尔人也曾信仰腾格里。

薛禅(48)

《蒙古往事》内文:“薛禅的意思在古代蒙古语里代表贤哲,就是有见识、有学问的人”。

虎不斯(59)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虎不斯,蒙古古代的琴”。

纳可(59)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纳可,伙伴、随从的意思”。

固姑冠(60)

老年世界》:“也叫固姑帽,起源于蒙古草原,随着蒙古人入主中原而流传到内地。它是蒙古妇女的著名头饰。。。13 世纪访问蒙古草原的柏朗嘉宾和鲁布鲁克等人所写游记,也都谈到固姑冠的美丽及其造型与风格特色。《鲁布鲁克东行记》说:波克头饰,用树皮制成,它大如两手合掐,高有一腕尺多,阔如柱头。并把它用贵重的丝绢包起来,里面是空的。在柱头顶,即在顶面,插上也有一腕尺多长的一簇羽茎或细枝”。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固姑冠,象征身份、地位的头饰”。

海青(77)

内文:“他们[铁木真等]把鹰叫做海青”。

扎答石 (143)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狗石,也叫狗宝,从狗身上取的结石”。

术赤(147)

《蒙古往事》内文:“铁木真想了想,说,就叫他[儿子]术赤吧。在蒙古语里,术赤就是客人的意思”。

可汗(165)

最初,这个称呼是部落里一般部众对首领的尊称,原意是 “神灵”、“上天”之意。作为一国之主的称号最早始于402年柔然首领社崘统一漠北自称。(互动百科

库里台会议(166)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库里台会议,由各部贵族首领参加的商议重大决策的会议”。WikipediaKurultai (Kazakh:Құрылтай (Qurıltay); Tatar: Qorıltay; Bashkir: Ҡоролтай (Qoroltay); Azerbaijani: Qurultay; Turkish: Kurultay; Turkmen: Gurultaý, ) is a political and military council of ancient Mongol and Turkic chiefs and khans. The root of the word “Kural” or “Khural” means political “meeting” or “assembly” in the Mongolian and Turkish. In Turkish, it is also a verb for “to be established”. In Mongolian the verb root “khur-” means “to gather in large numbers”, the suffix “-ld” means “amongst each other”, while the suffix “-ai” or “-aan” is similar to the English suffix “-tion” and makes a noun of the verb.

撒察别乞 (190)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别乞,古代蒙古语中对贵族领袖的一种尊称”。

古儿汗 (206)

百渡百科:蒙古人对最高统治者的称呼,亦作 “菊儿汗”,“阔儿汗”,即“诸汗之汗”或“大汗”的意思。西辽(1124年-1211年)诸君主均带此称号,亦作“葛儿汗”蒙古初兴时,各部称共同拥戴的盟主为 “古儿汗”,如1201年札只剌部长札木合被弘吉剌,塔塔儿等部推立为 “古儿汗”。

那颜 (216)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那颜,蒙古语,首领之意”。

怯薛军 (220)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怯薛军,即大汗的卫队”。

哲别 (225)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哲别,蒙古语,箭头、箭镞的意思”。

太阳汗 (286)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太阳汗,也称塔阳汗,即大王、惟一的意思”。百渡百科:乃蛮当时已脱离了原始的部落阶段,具有简单的国家机构。其国君专称为太阳汗。 太阳 (Tayang)一词来源于汉语的大王,可能是乃蛮首领从辽朝得的“北面属国职名”。卜古 (bügü)、不欲鲁(buyiruq,又译杯禄,唐译裴 禄、梅禄、密禄,义为大君) 则是借用突厥、回鹘的汗号和官称,其他王室和部将的名字也都是突厥语词,可见乃蛮主要是继承了突厥、回鹘的文化传统。乃蛮国家 机构中通用畏兀儿文字,“出纳钱谷,委任人才,一切事皆用”畏兀儿字金印“以为信验”。基督教聂思脱里教派在乃蛮得到广泛的传播,但巫术仍是乃蛮统治者控 制人民的手段,传说乃蛮某个国君可以同时统治凡人和精灵,还说不欲鲁汗有“使神巫,祭风雪”的法术。

兀日纳 (294)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兀日纳,蒙古语,灵秀之意”。

潮格儿 (307)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潮格儿,一种没有歌词的合唱”。

《大扎撒》(323)

《蒙古往事》编辑注释:“扎撒,完善而严峻的法令。《大扎撒》是第一部蒙古语成文的法令”。

兀忽勒扎(333)

《蒙古往事》内文:“兀忽勒扎在古代蒙古语中指一种野山羊,后人叫做磐羊”。

也克 蒙古 兀鲁思 (347)

《蒙古往事》内文:“他的国家叫做 也克 蒙古 兀鲁思,即大蒙古国”。


Comments

  1. 很有意思。我认为《蒙古往事》中的记年方式和汉族沿用的【农历/阴历】很不一样.比如: 狗儿年、虎儿年等。

    网络上一些资料说影响藏历的因素有3方面:藏族文化固有的物候历、由印度引进的时轮历、与及由汉人引进的时宪历。据说与印度时轮历血缘比较近。那么,狗儿年、虎儿年这类说法是藏历的记年名称吗?还是藏区民间的“俗称”?

    另外有本书《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中的记年又有点不同,如:水狗年、火虎年、木鸡年。听起来比较像正式的记年名称。两本书对各自记年名称处理的不同之处是:《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会用括号标出汉历康熙XX年;《蒙古往事》则不管这些.

  2. 谢谢分享。我也买了这书,还没来得及看。

Speak Your Mind

*